罪恶仍在世间延续!美国德特里克堡靠日本731部队“起家”
发布时间:2022-01-22

  地处美国东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的德特里克堡基地,如今又曝重大黑幕,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日前的记者会上提到,德特里克堡竟然和二战时期无恶不作的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双方过去的肮脏交易也是德特里克堡基地能够拥有“今日风光”的原因。

  可能有人不解,德特里克堡在美国,而731部队则是日本在中国东北的罪恶生化部队,两者能够存在什么联系呢?以下将详细讲述。

  731部队可谓臭名昭著,其代号“731”是日本旧帝国陆军关东军防疫给水部的内部称号,名义上是负责搞“防治疾病、饮水净化”的研究,但实际上731部队一直从事于生物战、细菌战方面的研究,长期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曾拿中国人、朝鲜人、苏联人乃至其他同盟国战俘做过活体生化武器效果实验。

  日本从一战之后就开始秘密研制生物武器,对于日本这种蕞尔小国,领土狭小、资源匮乏,如果和中国、美国、苏联这种大国陷入持久战,必然将会因国力不支而战败,所以能够带来强大杀伤效果的生化武器成为了日军重点研制对象。

  当然在本土搞这种研究可能会威胁到本国民众的生命健康,也更加容易曝光,所以侵华战争爆发后,日本的生化部队被秘密派往中国,进行研发和活体实验,当时随处可得的“廉价”实验对象也是中国成为731部队驻扎地的重要原因。

  在这里我们就不赘述731部队的累累恶行了,这些随便都能够在网络上搜索到,我们还是着重讲述731部队和德特里克堡之间的关系。

  从1920年代《日内瓦议定书》(即《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签署之后,各国都被明令禁止拥有生化武器,所以731部队注定是见不得光的。在日本战败撤离中国前夕,731部队杀害俘虏、炸毁建筑,试图抹掉证据,而主谋为了避免被追责,选择抱美国大腿,其中就包括731部队创始人——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对731部队的罪恶可谓一清二楚,他甚至参与了常德细菌战和“夜樱”作战,后者更夸张,是于1945年策划的对美国加州的细菌战攻击,使用的就是731部队研制的病原体,最终因日本投降而搁浅。

  美国在二战时期情报网络发达,就连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秘密无线电都能够截获,就不要说731部队了,二战结束前美军就已经获悉了日军731部队的一些事实,并曾派遣细菌专家莫瑞·桑德斯中校亲赴日本调查,并曾传达驻日盟军最高指挥官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密令“如果所有(731部队有关人员)都说实话,我可以保证(美国)将保守秘密,并不对其以战犯之名起诉”。桑德斯对此曾制作秘密报告,即《桑德斯报告》,石井四郎不在这次的调查范围之内。

  1946年1月17日,美军在石井的秘密宅邸中进行了第一次私下审讯,从石井处调查了细菌战部队的编制、生产能力以及其他方面的研究内容。由于调查人为美军中校阿尔沃·汤姆逊,这次调查总结的报告也被称为《汤姆逊报告》,石井明确表示愿意提供更多详尽的资料来免除自己和部下被追诉为战犯。

  由于美国二战时期并没有开展大规模生化武器研究,所以石井如果能够提供“珍贵的资料”,这对于美国是十分有价值的。于是美国最终与石井四郎达成协议,拒绝了国际检察局、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要求引渡石井的要求,美苏差点因此决裂。此事最终在1947年石井四郎“意外失踪”之后不了了之。

  1958年8月17日,石井四郎最后一次出现在前731部队成员聚会上,并发表“告别演说”,石井四郎于同年因患喉癌去世。其女儿石井春海称“父亲晚年沉迷禅学,经常向大师请教修禅之道”。

  石井如今被葬于东京新宿区月桂寺墓地内,法名“忠诚院殿博学大居士”。值得一提的是,石井七个子女中仅长子在731部队担任过狱长,也只有此子因罹患癌症而去世。

  线年美国发动“回形针行动”,美国政府开始从轴心国秘密引进飞机设计、导弹技术和生化武器领域的科学家,著名的纳粹德国火箭学家——冯·布劳恩就是因此来到美国的。

  除了上文交代的《桑德斯报告》和《汤姆逊报告》之外,美国至少还对25名731部队成员另有2份报告,即《费尔报告》和《希尔报告》,这些前去调查731部队的美国专家,基本都来自于德特里克堡,或者之后加入了德特里克堡。

  20世纪50年代,可能是因理论和技术成熟,德特里克堡进行了许多生化实验,代号为“白大褂行动”,曾遭到了马里兰州民众的强烈抵制。

  即使到今天,731部队的罪恶仍然有一部分是未知的,而继承731部队“衣钵”的德特里克堡所暴露出来的历史,也可能只是冰山一角。731部队的罪恶并未断绝,仍然存于世间,只不过换了外皮、改了国籍罢了。

?